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玩玩又何妨

1已有 635 次阅读  2011-02-01 16:24

玩玩又何妨

雪纷纷扬扬地下着,漫天飞舞,整个大地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好一派迷人的冬景。南方的孩子很少见到如此大的雪,今天算是乐开怀了。如果能让孩子们在雪地里玩耍一番,那孩子们该有多兴奋呀!我痴痴地想着。

这时短消息来了,学校规定为了安全,孩子不要出去玩雪,希望落空。出于班主任的职责,我利用晨会课反复强调:不要去平台玩雪,不要到楼下打雪仗,要注意安全。繁忙的复习占去了孩子的时间,一上午平稳度过,雪仍在悠悠地下着。

中午,吃过午饭,远远地看见我班的孩子们在草地上玩得正带劲:一个雪球飞过来,砸中汪珂的脸,汪珂反击,抓起一团雪,扔了出去,赵雨欢笑着跑远了。严立圣加入了,李轩也在雪中奔跑着,满脸通红,笑声、叫声响成一片,好不热闹!我远远地望着,想起了早晨的规定,不禁生气起来:这群孩子真不听话,把老师的话当耳旁风。我板着脸注视着在雪中奔跑的这群顽皮小子,嘿,终于发现我了,开始一个个溜到楼上。一会儿工夫,雪地上空无一人,只留下一串串脚印。在一年级办公室洗了一下手,再抬头一看,呵,吕镓均正与汪珂他们玩得不亦乐乎,你砸过来,他砸过去,乐趣无穷。我那老师的架子又来了:简直不把老师的话当回事,刚眼睛目送他们上楼,又下来了,雪的魅力无穷呀!

我一本正经地回到教室,严肃地看着一个个从雪地里回来的孩子,利用我的职权把他们一个个叫到讲台前,看得他们都低下了头,然后一字一顿地说:“早晨说的什么?”“不要玩雪。”班里其他孩子异口同声地说。我反问:“你们没听到吗?”打雪仗的孩子不作声了,耷拉着脑袋听我的“金玉良言”。

我违心地教育了一番,让孩子回到座位上。其实我的心里也在想:“让孩子们玩玩又何妨呢?”关键是我怕这怕那,怕承担责任,怕麻烦。万一孩子出了安全问题怎么办?家长那不好交待,学校领导那不好交待,瞻前顾后,让我不敢越雷池一步。我坚守在小小的、窄窄的教室里,监视着学生的一举一动,用所谓的条条规章制度桎梏着他们。他们不敢大胆地玩,只能偷偷摸摸;他们不敢提出新的想法,只能墨守成规;他们不敢怒,不敢言,只能唯唯诺诺。面对一届又一届这样的学生,我们却说一届不如一届。

学生的天性到底被谁扼杀了?

我想起了我的小时候,自由自在,想玩就玩,想说就说,虽然学习条件没有现在好,但我们学得开心,学得带劲。我也想起了我刚踏上三尺讲台的那一年,恰逢大雪,我兴致勃勃地组织学生在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欢声笑语响彻学校上空,学生乐了,我也醉了。我们的教育不就是要达到这样的境界吗?可现在,一切都变了,我们照本宣读,教学生纸上谈兵,何来实践,何来创新,何来智慧。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很胆小,也成了扼杀学生天性的一员。教育需要异军突起,需要不同的思维、观念来补充现状,或许在反思中我会努力,期待中!

转自:简爱的blog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