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在认知图形的教学中,通过让学生先观察说一说然后让学生亲手感知图形。在感知的过程 中让学生摸一摸、数一数、画一画、涂一涂、剪一剪感知图形的特征。通过亲手制作图形感知图形,加深对图形的认知及理解。
数学本身对我们的智障学生来说,就显得非常的抽象,再说他们的抽象思维能力本身就很差,甚至没有,要让他们在有限的35分钟内有有一定的收获,就需要我们把抽象的进行具体化,同时实行生活化的教学模式,让学生在自己整天生活的环境为背景,学习起来相对就容易些。
谈起孩子们学习数学,我就有太多的感慨。就拿现在正在进行的数学唱数来说吧。为了能让孩子们学到更多的知识,唱数出更多的数字,我可谓绞尽脑汁。有时拍着手唱数,有时拿着物品唱数,有时还拿出很小的零食让孩子们吃一个数一个。就这样通过多种多样的方法反复的进行练习,两个星期,孩子们都在原来的基础上有了进步。
学习图形也是同样的道理。每在学习一种新的图形的时候,都是需要经过反复的观察、触摸、寻找、并不断的经过各种各样的练习,最终孩子们才能接收这块知识。这也是受孩子们残疾障碍的限制。他们大多智力都缺陷,要想让他们学到数学知识,我们只有带领孩子们反复的学习、训练巩固,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
在教授学习较好的孩子唱数1——100的数字时,很多的孩子到整十的时候出现卡壳现象,这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接下来的数字是多少。我们可以在教授这块内容之前,先对孩子进行整十的教学。让孩子知道10后面是20、接下来是30、40、50、、、、、、这样再进行1——100的唱数就容易多了。
在学习图形的时候,我发现了孩子特别感兴趣的几个环节,点出大家共享。在学习圆形的时候,我先出示圆形的物品让孩子初步认知,然后让孩子把物品扣在纸上用笔描下来,当轮廓呈现在孩子面前时,孩子们都特别兴奋。我及时的告诉他们这就是圆形,并让他们多描几个圆形的轮廓,孩子们的学习兴趣可高了。
一些有关图形知觉的研究表明:
林仲贤等对不同智商水平的智力障碍儿童的视觉图形辨认能力结果表明:与同龄的正常儿童相比,无论在哪一种呈现速度条件下,智力障碍儿童对图形辨认正确率均明显低于正常儿童。林于萍对智力障碍儿童形状知觉特点进行了实验研究,结果发现,智力障碍儿童在形状知觉的各层次上均存在困难,与正常儿童相比有显著的差异。林仲贤等对一组9~12岁智力障碍儿童的“心理旋转”能力进行了研究,该组儿童平均年龄10.1岁,平均智商53.8,结果显示,智力障碍儿童的心理旋转能力明显比正常儿童(平均年龄8岁)差,智力缺陷对视觉图形空间定向能力(心理旋转)有明显的影响。
本学期我们对低龄段的图形知觉也进行了相应的评估,评估的内容以仿画线条和图形出现,如目标1是能沿线描红直线曲线圆等,目标2是能仿画斜线×三角形等,目标3是能仿画正方形长方形等,目标4是能仿梯形、形等。通过评估我们发现轻中度,平均年龄10岁,无明显书写障碍的智障儿童可以完成基本线条和图形的仿画,年龄越小的智障儿童当运动系统接到来自图形记忆中枢的信号,告诉它要写哪些图形时,它必须从动作地图存储中选择适当的“蓝本”。(这些动作地图或“动作蓝本”,有时又称为动作程序性记忆。)这些信号触发的动作地图,会告诉手指、手和手臂的肌肉,以多快的速度收缩、以多大的力度及以怎样的顺序收缩。
那些书写所需要的动作地图,不是我们一生下来就有的,而是在不断训练和犯错误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形成或提取动作地图有问题的孩子,难免会有书写困难。几种常见的损伤会导致书写问题,包括手指反馈受损、视觉-空间意识受损、或视觉-运动统合受损。每种损伤(下面会详细介绍)都会妨碍运动系统成功地做出形成图形所需要的书写计划。存在这些问题的孩子,在图形形成时,会表现出犹犹豫豫、试探性的行为以及较差的执行力。
在画图形前要建立智障儿童的图形概念。在图形知觉中我使用的方法有:
1、        图形来源于生活,让孩子们了解物体都是有一定的外形,知道几种图形的特征。大苹果是圆形,没有角来没有边。
2、        有趣的图形拼图。利用各种图形拼贴出漂亮的图案。动手让智障孩子的记忆更加深刻。
3、        利用图形填画,使学生把抽象的图形拓展想象后再次回归到生活中事物。
返回列表